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通信新闻 >

《鱿鱼游戏》又名“废柴版男生女生向前冲”

发布日期:2021-11-14 20:00   来源:未知   阅读:

  《鱿鱼游戏》能成为爆款,也许只是当下影视剧匮乏环境下的一种不得已的单项选择。

  但游戏的终点不是彩电冰箱,而是巨额现金。淘汰的人也不会落水,只是会直接死掉。

  第一个其实是正式游戏开场前的热身——”打画片”。目的在于筛选(引诱)参赛者。

  游戏很简单,孔刘在地铁站非随机邀人打画片,只要把对方的画片打翻,就能赢10万韩币。输的人可以给钱,也可以用身体抵债,挨一个巴掌抵十万。

  大部分人尝到赚钱的甜头之后,都会心甘情愿地咬上这个诱饵。这也是所有人进入这场死亡游戏的入场券。

  “木头人”考验的是反应能力,在游戏开始前,参赛者还不清楚淘汰意味着什么,所以当他们发现真的有人死去之后,人们开始四处乱窜,枪声、尖叫声、血液飞溅的声音混作一团,直接导致这场游戏死亡人数超过半数。

  “椪糖”上一共有雨伞、星星、三角形、圆形四种图案,参赛者必须在规定时间内把“椪糖”上的图案完整抠出,工具只有一根针,失败者就地处决。

  拔河在高空进行,十个人一组,比赛时,每个的手被锁在绳子上,输掉的一方会直接掉下去摔死。但在拔河游戏中,体力也并非绝对的优势。

  弹珠游戏两人一组,赢得对方所有弹珠的人获胜。此前的分组中,组员都是合作关系。唯独在这场游戏中,组员之间是竞争对手,两个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因而这一场的人性刻画最为残酷。

  一半钢化玻璃,一半普通玻璃。16个人排队限时通过,排在队伍最前面的人死得最早,排在队伍最后的当然就是主角。

  在一个形似鱿鱼的图案中,规定一方进攻、一方防守,进攻方若成功进入鱿鱼头部的小空间就判为获胜,一旦被推到线外就失败。

  但是几年之后,他才发现当年参加的游戏不过是一场有观众的设计局,而大boss其实一直就在他身边。

  熟看电影三百部的观众可能在看到剧情介绍的时候,脑海里就浮现出了N部电影的集合。

  比如欠债废柴被抓来玩游戏,这不就是《赌博默示录》的屌丝一夜豪赌?只不过在后者的设定中,赌输的人并不会直接嗝屁,而是沦为给财阀打工的地下奴隶,彻底失去自由。

  《赌博默示录》中的高空平衡木和本片中的玻璃桥也很类似,而且同样都有变态VIP排排坐,兴奋地观看死亡直播。

  而开场玩的“一二三木头人”游戏,跟2014年《要听神明的话》中“一二三爆珠不倒翁”也有雷同。

  再比如垂死的老人其实才是大boss,他抓人玩游戏其实是因为想要重新感悟生活的这种设定让人最先想到的必然是温子仁的《电锯惊魂》系列。

  至于以生存游戏为题材的作品就更多了,2日本名导深作欣二2000年执导的《大逃杀》,可以说是这类影片的开山鼻祖。

  《大逃杀》以新世纪失业率上升、社会动荡、青少年犯罪率激增为背景,成年人因惧怕青少年失控而颁布了新世纪教育改革法,试图通过荒岛生存游戏的方式来控制青少年。

  3天时间,42名中学生,一座孤岛,一个仅能允许一人生还的大逃杀战斗游戏残酷上演。

  这场充满血腥味的杀戮游戏昭示着青春之梦的幻灭,却也因此成为一场盛大而荒谬的成人仪式。

  《饥饿游戏》沿袭了《大逃杀》中青少年被迫自相残杀的设定,同样仅能一人生还,但两者的世界观完全不同。《饥饿游戏》反乌托邦色彩浓厚,更像是现代版的角斗士故事,还加入了电视直播的形式,同时为了照顾青少年观众,影片中的暴力元素也被弱化。

  三个废柴误入平行世界,在这个“弥留之国”里,整个东京都变成杀戮战场,只有玩游戏才能活下去,输了就会死。

  所以说《鱿鱼游戏》的剧情创意并不算新鲜,这种故事情节无非是另类版本的“楚门的世界”,一场架空世界里只手遮天的掌权者对于底层人民人性的把玩。

  而想要在这种相同设定中玩得和别人不一样,无非在于提高游戏设置的有趣度、竞争的血腥度以及人性的考验度。

  《鱿鱼游戏》中,七个游戏的灵感都源于韩国20世纪七八十年代流行的儿童游戏。

  比如红配绿的服装、标有不同图案的黑色面具、礼盒样式的棺材、马卡龙色的幼儿园游乐场布景,加上诡异的背景音乐……连道具娃娃的声音也是童稚的,但她转身后发着红光的双眼却告诉你这是一场杀戮的角逐。

  理应让人回忆起童年的温馨场景却充满死亡的气息,这种反差感就比把场景设定在都市、角斗场、教室更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参与游戏的角色还没有引起观众共情的情况下就大规模地死亡,而且几乎都是一击致命的死法,很难让人迅速感到生命流逝的脆弱以及游戏举办者的无情。

  当然,这大概也是它能火遍全球的原因,毕竟没有那么具有视觉冲击的场景能被大多数怀着猎奇但又害怕的观众所接受。

  最重要的是,作为一部考验人性为主题的剧澳门最快开奖现场结果,在人性考验的设定这里其实有点弱。

  既不像《电锯惊魂》里选的都是十恶不赦的大恶人,也不是无辜被迫来参加邪恶游戏的好人。

  所以男主既没有像《电锯惊魂》里的劳伦斯和阿曼达一样在游戏中舍弃自己的一部分学到什么而蜕变,也没有不择手段到让观众在最后猛发感慨,深刻理解游戏创造者的深意。

  男主几乎次次天降贵人局局躺赢的赢法很难说对他本身有什么改变,不合常理的老头很容易就让人猜出大boss是谁。

  比如游戏工作人员的来源和背景?偷偷潜入的警察是死是活?李秉宪作为曾经的获胜者,为何还在给变态资本家打工?

  导演对自己的创作意图也很坦诚:“小时候玩得最激烈的游戏就是‘鱿鱼游戏’。只是在作品中不是孩子,而是大人。我想象征性地隐喻现代的竞争社会。”

  作为一部靠氛围感和演技取胜的生存游戏电影,《鱿鱼游戏》的成绩确实不错,它创造了韩国电视剧首次在全球Netflix排名第一的纪录。

  但是没有把握大逃杀游戏的本质所拍出来的剧只能是处于高不成低不就的尴尬地位,高开低走的剧情也让不少观众大呼失望。

  可无论如何,当国内《奥特曼》因为“暴力画面”被举报下架的时候,国外却在借童年游戏反思成人世界。